<strike id="q1feg"><nobr id="q1feg"></nobr></strike>
  • <strike id="q1feg"></strike>
  • <th id="q1feg"><option id="q1feg"></option></th><th id="q1feg"><video id="q1feg"></video></th>

    1. <th id="q1feg"><option id="q1feg"></option></th>
      <th id="q1feg"><option id="q1feg"></option></th>
    2. <code id="q1feg"></code>

      <th id="q1feg"><option id="q1feg"></option></th>

          <code id="q1feg"></code>
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q1feg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"q1feg"></strike>

                    楚天都市報:一場感冒令15歲女孩多器官衰竭出現“白肺” 醫生家人守護14天迎來少女轉安

                    資料來源:本站發布者:宣傳部時間:2019/02/26瀏覽量:

                    楚天都市報記者陳媛通訊員田娟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我一天可以吹7、8個氣球了,醫生哥哥說如果我每天堅持訓練,就能早點出院!弊蛉赵缟,15歲的露露坐在病房上,鼓著腮幫子賣力地吹著氣球,不一會,床上就堆滿了五顏六色的氣球。站在床邊的鄧蘇蘭滿臉幸福地凝視著女兒,心里感到很欣慰:“14天的堅守終于挽救了女兒寶貴的生命,一切都是值得的!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一場普通的感冒迅速變危重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一場普通的感冒瞬間改變了鄧蘇蘭一家人的生活,鄧蘇蘭回憶起剛剛過去的一個月,仿佛夢境一般。39歲的鄧蘇蘭家住武穴,她和丈夫常年在溫州打工,她做鐘點工,丈夫做裝修工,兩個孩子在武穴老家跟爺爺奶奶一起生活。15歲的大女兒露露今年上高一,考上了當地中學的重點班,小兒子在上小學三年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鄧蘇蘭說,女兒露露漂亮懂事、品學兼優。每年寒暑假露露都會帶著弟弟到溫州來,體諒父母的辛苦,她負責了全家人的一日三餐和家務活,小小年紀就燒得一手好菜。他們生活并不富裕,但一家人很幸福,唯一覺得遺憾的是不能陪在孩子們身邊。去年上半年,他們用多年的積蓄貸款在黃岡市買了一套房子,夫妻倆準備明年就回來,一家人生活在一起,沒想到這一切被輕易地打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今年1月初,學校放月假,住讀的露露回到爺爺奶奶家時感冒、咳嗽,就去醫院掛了吊針,之后又回到了學校繼續上學。1月13日,老師打電話回家說,露露腳腫了,不能走路。爺爺奶奶把她接回家后,用土方泡腳,第二天露露腳消腫了,但卻開始發燒。16日,露露住進了當地醫院治療,情況卻越來越不好,發燒、扁桃體發炎,渾身無力。18日,鄧蘇蘭和丈夫急匆匆地從溫州趕了回來,“當時我看她只是渾身無力,跟正常人沒有多大區別,還松了一口氣,沒想到一切會發生得那么突然!编囂K蘭說,當天晚上,露露吃了點稀飯就睡著了,半夜突然呼吸困難、心跳加快,而且情況越來越糟糕。當地的醫生束手無策,120急救車將露露送到了同濟醫院重癥醫學科。經檢查,露露被確診為病毒性肺炎并發血管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女孩“白肺”多器官功能衰竭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1月20日下午,當李樹生主任、房明浩副主任、冉曉醫生和鄒小靜醫生看到推進病房的露露時,不禁心頭一緊,情況遠遠比想象的還要嚴重:露露全身發紫,陷入昏迷,大量吸氧下氧飽和度只有70%,心率快,血壓低,無尿,這也就是重癥醫學科內最危險的情況——多器官功能衰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鄒小靜醫生立即給露露進行氣管插管準備連接呼吸機治療,但是氣道內涌出大量的淡紅色血性痰液,呼吸機完全無法將氧氣吹入露露的雙肺,床邊緊急拍片顯示露露的雙肺已經全部感染成“白肺”!把躏柡投鹊!”“氣道壓高!”“心率快!”……各種儀器設備的危急報警聲不絕于耳,仿佛預示著死亡正一步步走來,徘徊在露露的周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露露的雙肺功能已經完全喪失,如果不能解決缺氧的問題,她將會在數小時甚至半小時內死亡。這個時候,在場的醫務人員都不約而同地想到了“人工肺”,將露露的靜脈血引到體外,人工進行充分氧合后再回輸體內,保證有充足的氧氣源源不斷進入露露體內,供給各器官利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很快,血管通路連接成功,人工肺開始工作。暗黑色的血液緩緩流入人工肺裝置,變為飽含氧氣的鮮紅血液回輸到露露體內,露露原來因缺氧而發紫的臉龐逐漸變得紅潤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8名醫護每天冒險為她翻身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當所有人都在為露露感到慶幸,以為她即將要迎來重生時。房明浩主任和冉曉醫生發現,3天的人工肺治療下來,露露的雙肺并沒有明顯的改善。呼吸機只能將很少量的氧氣吹入雙肺,露露大部分肺臟仍然是塌陷的。如果雙肺不能恢復功能,意味著無法脫離人工肺,而長時間的人工肺治療會帶來非常嚴重的并發癥和高昂的治療費用,這是露露的父母難以承受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“一般情況下,上了人工肺三四天就會好轉,一周內就必須脫離,這樣的疾病即使上了人工肺,最后生存下來的患者只有50%左右!比綍哉f,雖然很殘酷,但也不得不面對,他艱難地跟守在監護室外的鄧蘇蘭夫婦說明了這一切,夫妻倆痛不欲生的哭泣,并跪在他面前,請求他不惜一切代價救救自己的女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看著露露仍然昏迷的面龐和依舊嚴重的雙肺,面對露露父母痛不欲生的哭泣,所有醫護人員心有不甘,還有什么辦法能讓露露的雙肺慢慢恢復功能呢?“露露的雙肺感染塌陷應該是后背重力區更重一些,我們可以將露露每隔幾個小時趴過來,這樣俯臥位也許會有轉機!崩顦渖魅魏头棵骱聘敝魅紊塘亢蠼ㄗh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俯臥位在平常的肺部感染呼吸衰竭中經常用到,但是對于已經上了人工肺的露露卻異常困難。露露的全身已經插滿管道:人工肺管道、動脈、中心靜脈、氣管插管、透析管道等等,這些管路都是露露的生命線,翻身俯臥的時候,稍有不慎,任何管路脫落都會危及露露的生命。但是為了能夠不留遺憾,想盡一切辦法來搶救露露,熊杰護士長帶領護理團隊制定了詳細的翻身俯臥位應急預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每一次露露的翻身就像一場戰斗,4人翻身,2人保護人工肺管路,1人保護氣管插管管路,1人保護透析和動脈管路……每一次翻身,精神的高度集中和體力的消耗都讓醫護團隊人員精疲力竭,而這樣的程序,每天要做兩次。而這些努力沒有白費,露露雙肺塌陷逐漸好轉,呼吸機吹進雙肺的氣體也逐漸多了一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14天堅守迎來生命轉機
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已經接近農歷新年,醫院其他部分科室已經陸續開始調班休假,而重癥醫學科內依舊異常繁忙。露露的病情牽動著每一個醫護人員的心,為了能夠及時發現并處理病情,重癥醫學科專門為露露成立了一個微信群,每時每刻討論病情的進展。雖然露露的雙肺功能有好轉的傾向,但是仍然低于醫護人員的預期,而這時人工肺上機已經超過了10天,這是已經接近人工肺的壽命極限。所有醫護人員的心都懸著,“現在是和死神在賽跑,我們已經傾其所有,最終能不能贏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這十多天,對于守在監護室門外的鄧蘇蘭夫婦飽受煎熬,“我們一刻也不敢離開,也無法入睡,只要聽見有醫生喊患者家屬,我們就會跳起來,生怕聽到不好的消息!编囂K蘭說,為了救女兒,他們找親戚借了40多萬,準備把新房子賣掉還債。每次醫生談話,他們都說著同樣的話“哪怕萬分之一的希望,也請不要放棄我們的女兒!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2月3日,農歷臘月二十九凌晨,正在值夜班的鄒小靜醫生在微信群中發了一段視頻,瞬間將大家從睡夢中拉了起來。只見呼吸機顯示露露的雙肺塌陷恢復已經接近于正常水平,呼吸功能明顯好轉!露露對呼喊已經有了反應,而這已經是露露連續昏迷,上人工肺的第14天。14天是同濟醫院人工肺的最長記錄,14天的堅守,終于迎來了生命的轉機,當天露露順利撤離了人工肺和呼吸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 而露露醒來后也積極配合康復鍛煉,深呼吸、吹氣球……狀態一天一天好了起來。昨天晚上,冉曉醫生值班,露露指著監護儀上的一個英文單詞問“哥哥,PULSE是什么意思?”“PULSE就是脈搏和心跳,露露,你已經恢復活力了!”冉曉說,其實所有的醫護人員的心里都有這樣的感觸:感謝露露的堅強,感謝露露父母的堅持,感謝所有同事的堅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快速導航

                    江苏11选5